国学经典系列讲座1《大学》.ppt

发布于:2021-06-22 12:34:42

前言
一、“国学”释义 二、国学复兴的意义

前言
一、“国学”释义
“自20世纪九十年代起,‘国学热’日渐升温。然而,一个成为学界 普遍共识的国学概念,一直未能达成。在现代学科体系在中国走过大约 百年的历史之后,国学概念的重新确立,始终面临着如何跨越当代学科壕 堑的技术性难题。
人们尽管可以不假思索地说,是的,一国有一国之学,一国之学,是谓 国学。这样的逻辑诚然干净利索。不错,在今天的学科版图上,研究古印 度文化的学科称印度学,研究美国社会文化的学科称美国学,这里,民族、 国家的边界和学科边界似乎统一。可是,国学其实是一个在民族国家诞 生之后才可能出现的文化学术诉求,而这一诉求所指向的恰恰是前民族 国家时代的传统。……一个民族国家的自然史,是可以从编年史的意义 上建构的;然而却未必就有与之相应的‘国学’,即植根于民族语言和 传统深处的、同时以民族国家为自然界限的知识体系。 ”
(杨煦生 :《国学与汉学》,《光明日报》2009年6月29日 )

前言
一、“国学”释义
有关“国学”概念的争议很大,“傅斯年等 人甚至根本反对用这一名词来涵盖中国本土
固有文化的研究”。(桑兵:《国学与汉 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第7页)

前言
一、“国学”释义
“学术本无国界。‘国学’一名,前既无承,将来亦 恐不立。特为一时代的名词。其范围所及,何者应列 国学,何者则否,实难判别。本书(指《国学概论》) 特应学校教*惨逯瑁坏靡压貌闪菏稀肚宕 概论》大意,分期叙述。于每一时代学术思想主要潮 流所在,略加阐发。其用意在使学者得识二千年来本
国学术思想界流转变迁之大势。”(钱穆:《国学概 论·弁biàn言》,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

前言
一、“国学”释义
邓实给“国学”下定义说:“国学者何? 一国所自有之学也。有地而人生其上,因 以成国焉。有其国者有其学……国学者, 与有国而俱来,因乎地理,根之民性,而
不可须臾离也。”(《国粹学报》 第19 期《国学讲*记》)

前言
一、“国学”释义
胡适1923年在《国学季刊·发刊词》中说:“国学在我们的 心眼里,只是‘国故学’的缩写……‘国故’包含‘国 粹’,但它又包含‘国渣’。‘国故学’的使命是整理中国 一切文化历史。”
曹聚仁在《国故学之意义与价值》中说:“国学者,中华民 族以文字所表达之结晶思想,用合理的、组织的、系统的方 式记*渖穑治銎湫灾剩蘖衅浔硐中问剑疾炱湟蚬 关系者也。简言之,国学者,以我国固有学术为研究之对 象,而以科学方法处理之,使成为一种科学者也。”

前言
一、“国学”释义
“国学是中国学术的简称。”(张岱年等著: 《国学今论·序》,辽宁教育出版社1991年 版)

前言
二、国学复兴的意义
“国学”指的是中国传统的学问,研究的是整体中国文化。 但“国学”之名起于清末。 兴起于20世纪初的国学运动(1902年梁启超首先介绍了日本的国粹
主义;*凇⒌耸怠⒄绿住⒘跏ε嗟热擞1905年在上海成立“国学保存
会”,同时发行《国粹学报》) ,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达到高潮。 当时除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燕京大学、厦门大学等高校普 遍设立国学研究所外,中学也设有国学科目。 1949年后,学术分科被扩大,那种综合的、统包的大国学 概念,遂在中国绝迹。

前言
二、国学复兴的意义
20世纪90年代以后的新国学运动,就是经过“文 革”激烈反传统思潮之后,为修补“文革”所造 成的裂痕,重新寻找那久已失落的民族文化传统。
经济逐渐崛起的中国在全球化趋势中再兴国学, 有助于寻找自己的文化身份,确定自己的文化角 色。
从教育的角度看,20世纪90年代以后的国学热是 对分科愈来愈细的专业化教育的反省。
从做学问的角度说,中国学问也确实自有特点, 应该阐扬。

第一讲:《大学》略说
一、何为《四书 》 北宋以来,《大学》、《中庸》、《论语》、
《孟子》地位提高。经朱熹注解,编为《四书》, 其重要性超过《五经》。从元代到清代一直是读 书人必修的教科书。 在新学校未出现前,从前的私塾里,学生入学, 是从《四书》读起的,《四书》就是那个时代的 小学教科书。学生不但要背正文,还得背朱熹的 小注。那时的科举考试要以朱熹的《四书集注》 中的注释作为立论的根据。 朱熹的《四书集注》被定为科举用书,是从元仁 宗皇庆二年(1313年)开始的。

朱熹本人对佛学有相当研究,他深切感到仅仅依 靠《五经》决不能维持儒教之尊严,因为《五经》 里面所说的哲学上的本体论和方法论远不及佛教 经典博大精深,要想维持儒教的支配地位,就得 在儒家经典中寻找针对佛学的本体论与方法论的 新材料并另加新解说。
朱熹终于在《礼记》中找到两篇前人所忽视的, 但对朱熹却显得非常重要的文章,这便是《大学》 和《中庸》。
朱熹将《大学》、《中庸》这两篇文章与《论 语》、《孟子》合在一起,构成《四书》。

在宋元明三代,《四书》的权威已超越 《五经》。
《五经》称名始于西汉时的汉武帝时代, 《四书》的称名却始于南宋的朱熹,其间 相隔一千三百年左右。

《大学》——儒家的人生哲学和政治纲领。
《中庸》——儒家的哲学观和人生观。
《论语》——孔子的言行录,奠定了儒家 思想的基本原理。
《孟子》——孟子的言行录,奠定了儒家 的政治思想体系。

《四书》的经典地位及意义在于扩大了 《五经》的价值体系。
《五经》的经典意义在于对原典的保存, 但未反映变化了的时代需求和时代精神。 《四书》则扩大了经典的开放价值体系, 既满足了不同时代的文化需求,又是一个 划时代的宋学的凝集。

二、《大学》的作者
《大学》是一篇论述儒家人生哲学的论文, 也是儒家最有系统的一篇政治哲学论文。
《大学》原是《礼记》中的一篇,没有单 行本,也不知作者是谁。汉代人说子思所 作,宋代人以为曾子所作,清代人以为汉 代群儒作。*人认为是思孟学派的作品。 也有人认为是秦汉之际荀子后学之作。

北宋司马光撰著了《大学广义》一书,这 是《大学》单印本的开始。但司马光没有 改动《大学》原文,也没有指明《大学》 是谁作的。
到了程颐,他移易《大学》原本章节,成 《大学》定本。程颐、程颢尊崇《大学》, 认为《大学》是孔门的遗书。

朱熹认为《大学》是曾子及曾子门人作, 这是为了建立从孔子到曾子、到子思、到 孟子、到二程、到朱熹的道统。
朱熹对《大学》原文作了改订整理。认为 《大学》所教,是穷理正心,修己治人之 道,《大学》讲格物、致知、诚意、正心、 修身、齐家、治国、*天下的内圣外王之 道。

三、《大学》三纲八目的内涵
《大学》的内容至今仍然有着深刻的含义,是儒 家论述修身治国的重要篇章。
《大学》提出了修己、治人、*治天下的三纲八 目。
所谓三纲,即大学的三个宗旨,所谓“大学之道 在明明德,在亲(新)民,在止于至善”。
“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 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信”。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 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所谓八目,即实现三纲的八个步骤:格物、致知、 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天下。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 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 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 其知,致知在格物。”
“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 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 国治而后天下*”。

“格物”即推究事物的原理;“致知”即使自己 的知识达到极致(无所不知,能认识到万事万物 的本来之理)。
朱熹集注:“所谓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 在即物而穷其理也。盖人心之灵莫不有知,而天 下之物莫不有理,惟于理有未穷,故其知有不尽 也。是以大学始教必使学者即物。凡天下之物莫 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穷之,以求至乎其极,至于 用力之久,而一旦豁然贯通焉,则众物之表里精 粗无不到,而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矣,此谓物 格,此谓知之至也。”

“诚意”即使自己的意念诚实。
《大学》:“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 也……君子必慎其独也。 ……曾子曰: ‘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富润 屋,德润身,心广体胖(pán,安泰舒适) ,故君 子必诚其意。”

“正心”即端正自心,守持儒家的正道,不愤怒, 不恐惧,不偏好,不忧虑。
“修身”即修养自身。
《大学》:“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 (zhì,愤怒)则不得其正,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有 所好乐(yào)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 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 此谓修身在正其心。”
《大学》:“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 为本。”

“齐家”指治理、教化好家庭、家族。“修身” 是“齐家”的基础和前提,“齐家”又是“治国” 的基础和前提。
《大学》:“所谓齐其家在修其身者,人之其所 亲爱而辟(pì,有偏向)焉,之其所贱恶而辟焉,之其 所畏敬而辟焉,之其所哀矜而辟焉,之其所敖(傲) 惰而辟焉,故好而知其恶è、恶wù而知其美者,天 下鲜(xiǎn,少)矣。故谚有之曰:‘人莫知其子之 恶,莫知其苗之硕。’此谓身不修不可以齐其 家。”

《大学》:“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 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 孝者所以事君也,弟(悌,顺从、敬爱兄长)者所以事长 也,慈者所以使众也。……一家仁,一国兴仁; 一家让,一国兴让;一人贪戾,一国作乱。 ……
此谓一言偾(fèn,毁坏、败坏)事,一人定国。尧舜率 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 之。 ……宜其家人而后可以教国人……宜兄宜弟 而后可以教国人。 ……其为父子兄弟足法,而后 民法之也。此谓治国在齐其家。”

“治国”又是“*天下”的前提和基础。
《大学》:“所谓*天下在治其国者,上老老而 民兴孝,上长长而民兴弟,上恤孤而民不倍,是 以君子有絜xié矩之道(喻指君子以身作则、推己及人之道)也。 所恶于上毋以使下,所恶于下毋以事上,所恶于 前毋以先后,所恶于后毋以从前,所恶于右毋以 交于左,所恶于左毋以交于右,此之谓絜矩之 道。 ……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 民之父母。 ……有国者不可以不慎,辟(邪僻失道) 则为天下僇(lù,诛戮)矣。 ……得众则得国,失众 则失国。”

《大学》:“是故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 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德者本 也,财者末也。 ……财聚则民散,财散则民聚。”
《大学》:“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 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则财恒足矣。仁者以财发 身,不仁者以身发财。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义者 也,未有好义其事不终者也,未有府库财非其财 者也。 ……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长国家 而务财用者,必自小人矣。彼为善之,小人之使 为国家,菑(zāi,灾害、灾难)害并至,虽有善者亦 无如之何矣。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

由《大学》提出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 治国—*天下八个条目,构筑成一个由内到外,由精神追 求到制度规范相统一的完整体系,将周代以来的礼治思想 制度化、系统化,它既是帝王的统治术指南,又是臣民的 修养法则和行为准绳,并因其纲目鲜明而被列为《四书》 之首。
《大学》既是儒家的人生哲学,也是儒家的政治哲学。其 人生观是入世的、积极的、进取的,其政治哲学是以人民 为本位的。儒家的道德理想和政治理想是与个人修养结合 在一起的。以个人道德的自我完善为基础,进而承担起齐 家、治国、*天下的社会责任。


相关推荐

最新更新

猜你喜欢